一句话的情书

  那年,她刚刚二十八岁,水样的青春年华和婀娜妩媚衬着,人如暗夜里的郁金香,唯一的不足是她贴了张离婚的标签,还心高气傲地说要找一个各方面都要优异于前夫的男人,那个男人还要一辈子不舍得和她吵架。

  是相亲时认识他的。他约她到县城逛逛,极力鼓舞她坐他的摩托车。尽管他极力挺直了身子,还一路上掩饰自己的年轻眼浅,要努力做出一个大男人该有的豪爽和气概,而她像恍若隔人,找不到安稳的感觉,心如止水。

  他把她送到家门口,小心翼翼地问她:“我有机会吗?”她低垂着头,说:“对不起,我现在没有心情谈感情的事。”

  他怔住了,本想握她的手来个告别,却伸在半空,赶紧地缩了回去,好半天,才开口说:“噢,没事的,我等你。”

  她看出他最多不过一米六五,是个寡语之人,与先前那个巧舌如簧、玉树临风的前夫比起来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骨子里,每一个女人都爱帅哥,她也一样。要不是先前那个帅哥,整天跟她天翻地覆的吵架,她也不会这么快走出婚姻来。

  连母亲都为她惋惜,论条件,该是她珍惜才对吧?那个男孩虽在农村,但有一份邮寄员的工作,自己建好了房,从未结过婚,人还比她小三岁,除了矮点、老实本分外,其实长相也还不错。母亲不知道,她的宝贝女儿,到底要想找个什么样的?

  相亲多了,便传出了些有关于她清高、不自量力的闲言碎语,连好脾气的父亲也都有了许多怨气,弟弟更是无数次地劝说,叫她赶紧嫁了。以致她觉得,这个家,竟也容不下她了。

  她就是在那个时候重新认识他的。那天,她的父母又吵架了,她烦闷地出门,正好遇上他。他听了她的诉说叹了口气,说:“我写封信给你吧。”

  信是他亲自送来的,交给她时,他的脸刷地一下红了。他结结巴巴的说,这是我第一次写信呢。等我走后,你再看吧。他跨上摩托车呼啸而去。是怎样一封信呢?是热情洋溢的情书还是告别的信件?她迫不及待地打开,只见白纸上歪歪斜斜写了一行字:“我从小父母也经常吵架,那种滋味我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再体会到!”只那么一句话,她却怔在那里,泪水汩汩而流,跟母亲说要和他马上结婚。

  那封情书没有华丽的词藻,没有含情脉脉的情话,却给了她坚持的力量,于是她决定孤注一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