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歉情书之迷失的爱情

爱情是一种捉摸,一种期待,还是一种….

亲爱的你,告诉我….不能触及的,算不算拥有?

是初冬的季節了,陽光流淌在身上,依然是蜜般的輕暖。偶有街風撫過陽光不吝的溫柔,晴冬將至。

還記得那個屬於相識的夏季,那任何碰觸都教人苦惱的季節,所有的感覺都汗溼昏沉….但,只有那一季,我的指尖卻因渴望而酥癢靈敏著….

它,惦著你的微皺眉心、墨黑髮絲,以及不言不語的指關節….因為不能,它開始懂得與心一般微微刺痛、倏然緊縮….

當你偶然的鼻息吹撫過那無心的指背絨毛,該如何留住這短暫的信息呢?掌心因渴望微微仰起….我的觸覺從未如此真實活著。

在你轉身之後,拾起你的筆靠上你的椅….想像躺在你的懷中,就似這筆身….是以那樣獨特的佔有姿態倚靠著你不言不語的指關節….甚至殘留著你的溫度….

這樣,也算是拥有吧….你的溫度。

然而一切散去,擴張的觸覺因失望而軟弱地疲累著。眼角輕泌的液體,淌著微笑並不滑落….剛好似你殘留的溫度….等待冷卻….等待同樣冷卻的指尖嘲弄拭去,像是一場告別式的完成。

終究,我的指尖並沒有關於你的完整記憶可以刻劃心版~那個刻著你的名、烙著你的影的角落。

因為禁忌,指尖與指尖、掌心對掌心便成了距離,一段渴望接近卻又刻意保持的距離。

但,所有的肌膚卻都有了思維,它們在渴望、在警告、在此起彼落的訊息裡不能有自己的主意,只能隨著夏末的氣息呼救般地喘息….然後與你在另一個炎夏分離….雖然,指尖對你依然.有念….

那個關於夏天、關於你的故事,在這個秋冬之交的夜莫名想起….或許是溫度的改變,讓人想起另一種依然等待的溫暖….關於我的指尖你的手,與那臆想中該是粗糙卻又無以名狀般的溫柔質感….

是爱情吧….你我之间不能拥有的爱情。